詳細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專欄 > 沈時度勢 > 詳細

直播電商:從眼球秀場到新價值帶貨

來源:中國廣告   |   作者:沈國梁   |   時間:2020-03-24
    剛過去不久的2019 年雙11,伴隨李佳琦和薇婭的密集直播轟炸以及頻繁上熱搜,將消費者娛樂和消費狂歡推向了高潮。數據顯示,天貓雙11全天,淘寶直播帶來的成交接近200億元,超過10 個直播間引導成交過億元。在淘寶直播披露的最新數據中:淘寶直播擁有1200 位百萬粉絲級主播,1000 位五十萬粉絲級主播。顯然,電商直播已成為手機淘寶在互聯網下半場拉動流量勢能的重要引擎。
    從過往的眼球秀場到如今以“新價值帶貨”為核心的電商化流量變現時代,是直播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的結果,是大勢所趨。除淘寶外,京東、唯品會、蘑菇街、小紅書等電商也陸續籌備或上線直播功能,將“直播+ 電商”作為下一階段發展的戰略方向。


    一、新網紅價值:主播“導購”引發購物場景變革


    傳統貨架式電商與現實的購物場景重要區別在于消費者在購買過程中的一種“生活化”場景融入。以李佳琦、薇婭為代表的電商直播巨頭引發的線上零售變革,既是對傳統交易型電商低場景感弊端的彌補,也是線下購物場景的一種線上創新演化。而從網紅經濟的角度來看,就是對網紅商業價值的一種更具直接商品促銷力的模式創新化挖掘。

    在電商直播業態出現之前,商品的呈現方式以文字、圖片、視頻為主,消費者信息接收偏于單向性,交易行為的發生需要經過一系列的信息檢索和產品比較等購物流程,在向消費者傳達產品的信息和價值時缺少足夠的立體感和場景感,而電商直播可以很好地彌補傳統電商的這些不足。主播兼“導購員+ 模特+ 客服”多重身份于一身,對產品特點、效果等進行全方位介紹。這種購物場景映射到線下場景實體店導購員的答疑解惑、電視導購、現場教學,讓消費者和主播“導購”即使兩地相隔,依然猶如線下的生活化場景,極具代入感。產品信息從圖文形式轉向視頻,再結合主播本身的網紅性人設影響力,產品說服效果會增強許多。比如在李佳琦的口紅直播過程中,通過將口紅顏色涂抹在嘴唇上,將產品使用的效果直觀展現出來,并且通過“結婚走紅毯”“失戀時涂這個色,將會獲得新生”“果凍唇”等關鍵詞,告訴消費者在什么場景下使用,使用后什么效果,給予消費者全方位的沉浸式購物體驗。從場景感、信息豐富程度來看,直播>視頻> 圖片> 文字,直播比其他媒介更具真實性、更具生活化。這樣的線上購物場景創新和變革,讓傳統網紅充分展現出了“產品線上導購”的商業價值,形成了一種新的網紅價值經濟。






    二、新社交價值:強交互吸金力下的移動社交變革


    相對于傳統提袋購物而言,傳統電商對消費者來說最大的缺陷就是缺乏社交行為,人們足不出戶就可以買到東西,但卻少了和朋友逛街的快樂感。而事實上,購物不僅是一種交易行為,更應該是一種社交行為和生活方式。直播電商就是一場強交互吸睛力下的移動社交變革,是一種新的線上社交價值的商業化凸顯。


    從“人與商品”單向交流到“人與人”雙向互動

    在物質匱乏的產品1.0 時代,人們為了解決基本的物質生存需求,產品的實際功能利益在消費者的購買權重中占據絕對比例。但是隨著物質需求的日益得到滿足,體驗感和享受服務成為消費者購買決策的重要因素。而購物體驗感的關鍵就在于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社交,社交是新時代交易的入口。從經濟學的角度來描述社交:社交= 利益交易= 個體優勢+ 人本需求+ 時間+ 金錢+ 情感的投入。直播+ 電商的最大效益就是通過解放人的社交互動需求來釋放和提高利益交易的效率。在以圖文形式為主的電商產品信息載體時代,消費者只能接受單方面的信息輸入,消費者的需求無從反饋,情感無從表達。即使在電商如此便利和高效的今天,巨頭依然要爭奪線下的零售市場,蘇寧購買萬達百貨,收購家樂福,阿里巴巴要打造新零售,為什么?因為線下的社交互動體驗是傳統貨架式電商無法觸及和打動“人心”的領域。社交即是交易:在電商直播中,屏幕的兩邊,消費者可以隨時隨地向主播反饋信息和交流,主播擔任的“導購”角色,一邊向屏幕的另一邊講解產品,一邊可以根據消費者的答問進行雙向互動反饋,這種“人與人”雙向交互,讓消費者切身感受到購物過程中的強交互服務體驗。


    強交互下的人格“溫度”加碼產品“信任度”

    未來的一切交易都將是社交,而人格化的IP 只提供稀缺性。羅振宇將交易入口分為三代:流量、交易本身和人格。在不同的階段背景下,不同的資源稀缺程度決定了企業的競爭靶向。今天,信任的稀缺度讓其成為有效的商業鏈入口,而其中的關鍵就是有信任背后的人格做支撐。比如當下的網紅現象,就是個人變成商業入口的例子。人格魅力是新時代下的稀缺品,同時也是新時代交易入口的有效武器。市場上的產品過度飽和,同質化嚴重,企業在產品上的競爭力打造越來越難,而人格的魅力吸引可以為企業掘金加持。每個獨立的個體,具有不可替代性和難以模仿性,因此通過人格的“溫度”吸引,能夠為產品背書,為產品信任度加碼,并且,這種人情黏性的培養,能夠讓個體不受產品屬性的限制,成為產品的代言人。人格化的營銷讓消費者從“人找商品”向“以人吸引人”的購買動機轉變。我們會因為對一個人熟去買他推薦的產品,因為朋友的介紹去產生消費行為……在百雀羚放李佳琦鴿子后,很多消費者表示為李佳琦憤懣不平,還為其退掉預定的百雀羚產品,而消費者會做出如此舉動,最重要的就是因為他們在主播的長期人格感染下建立起的信任感。


    三、新流量價值:從流量到銷量的零售效能變革


    無論何種零售形式,對于效能的變革和提升,離不開三個關鍵詞:人、貨、場,從傳統的“以貨為起點”到“以人為起點”的邏輯轉化是新時代電商直播新零售效能變革的關鍵,而直播電商也是新時代對網紅主播流量價值的一次“深度促銷”賦能。


    主播的叫賣:從“人氣”到“買氣”的商品銷量轉化

    主播紅人是市場細分的過濾器,通過“人”作為興趣過濾器(關注某一紅人的用戶往往具有相同特質)能夠更全面地傳遞商品信息,促進用戶的有效決策。主播的講解從傳統的一對一轉變成一對多,降低了售前咨詢的負擔:過去小二常要跟每個潛在客戶聊天,這是電商的主要人力成本之一。現在通過直播,召集一定數量的潛在消費者一起觀看講解,等于售前服務從“一對一”到“一對多”了,這樣來看,售前咨詢效率反而提高了。直播讓電商有了“叫賣”的能力,提高了銷售效率:菜市場、超市、街邊地攤,都會有人叫賣,就算不叫賣也會有個喇叭。主播通過吆喝,聚集人氣流量,營造團購氛圍,進而提高銷

售轉化效率,而“氛圍”很大程度影響著消費者的決策。


    主播池和貨品池打造:從“鏈接效率”到“響應效率”的零售效能提升
    直播電商不僅僅是替代了傳統貨架式電商,也不僅僅是傳統電視購物簡單的升級版本,而是從整個產業鏈的角度提升了消費者與品牌商之間的零售鏈接效能。從商品端看,直播提升了非標商品潛在線上滲透率;從用戶端看,直播能夠發現用戶非計劃性購物需求;從產業鏈看,直播加快了供給端產品開發速度,從而實現了用戶需求的即時響應。以服裝主播舉例,一場直播需要100 款左右的貨品,一個月就是3000 款,這就需要從主播到供應鏈各個環節的打通與深度捆綁。一家MCN 有幾十個主播,一家供應鏈有上千款服裝。粗略算下來,一家MCN 至少需要幾十家供應鏈來支撐,組成主播池和貨品池。在超級主播工廠杭州九堡通過網商集群實現人才的集聚效應,吸引全網類品牌+全品主播+ 第三方配套服務,來實現產業集群和合作,通過提高產業鏈之間的鏈接效率提升到達市場的即時響應效率,進而真正實現從流量到銷量的零售效能變革。

周閱讀排行

  • 話說廣告KPI

    KPI這個詞在廣告業中出現頻率很高,它是把績效評估簡化為對幾個關鍵指標的考核,并以此作為評估標準。

  • 發揮領導力作用的必要性

    說到領導力,不可不談的就是領導者。成功的領導者善于總結經驗,善于向榜樣學習,善于閱讀,并有強烈的使命感。但若認為只有領導才具有領導力,那便大錯特錯了。就像中國的百家之說,每個人的領導力都各不相同,但這不同之中又互相關聯,我們無法定義,甚至無法學習,只有靠不斷汲取前人的經驗,不斷親身實踐,才能喚醒心中沉睡的意識。由此可見,領導力并非頭銜、特權,而是一種能力。

  • 紅星美凱龍:成長模式決定了出路

    我們在進行營銷企劃時,總會涉及到多方面全方位的研究,比如核心價值探尋、產品創新、產品賣點、價格調整、渠道拓展乃至于探尋借勢的機會,服務的機會等等。看起來事無巨細甚至略顯紛繁,但是我們卻始終能保持清醒,并將那么多工作有條不紊地納入一個完整的營銷體系中,為什么?不是因為我們足夠聰明,是因為我們清楚地知道,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企業的成長模式服務的,確定了正確的成長模式后,才能為其配置各種合適的武器和彈藥。

  • 公關人的轉型和職業歸宿

    沒有什么行業比公關更多變,更令人困惑。 公關人的這個問題不停地跳出來:我的終極目標是什么? 做到最后能怎么樣?要不要轉行,什么時候轉?

詳細頁的廣告

本周推薦

第二排廣告
新疆35选7彩票怎么买